卡塔尔国博,盛开的“沙漠玫瑰”

【环球时报赴卡塔尔特派记者 王雯雯】 维多利亚·贝克汉姆、亚历山大·王,卡拉·布吕尼和她的丈夫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这些引领全球时尚的弄潮儿3月底在多哈参加了盛大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开幕式。《环球时报》记者也在此时来到卡塔尔,并参观了令时尚界叹为观止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迷宫般的体验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坐落在多哈的滨海路畔,数百个巨大的乳白色圆盘向各个方向倾斜,形成由顶篷、露台和神秘的狭缝窗组成的错落有致的景观。从远处望去,好像一朵巨型的“沙漠玫瑰”在怒放,而一个个白色圆盘像极了一片片花瓣(如图)。

“沙漠玫瑰”是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在设计博物馆时参考的自然现象。所谓的“沙漠玫瑰”,由沙漠表面下的盐水层中发现的结晶砂等矿物质组成,在沙漠中层层互叠并蔓延,因其形似玫瑰得名。努维尔希望参观者能感受到沙漠和海洋,这也是多哈这座沿海沙漠城市的地理特性。圆盘的高低起伏也给馆内的参观者带来空间转换的体验。参观者好像开始处在浪潮的顶部,随后又不知道跌倒何处。这种迷宫般的体验指引着参观者沿着一个个展厅去体验。

  历史的讲述者

  同外观一样,博物馆内部也是环环相扣的圆盘,墙面是不规则的曲面。这种墙体为悬挂展品增加了难度,但展览依赖了可以覆盖多数墙面的沉浸式投影,为玻璃橱窗里的传统绘画和其他展品提供一个动态背景。

  “因为发现了珍珠、石油、天然气,一个游牧民族在这片沿海沙漠定居下来,逐渐形成了一个现代国家……所有的变化都将通过新的国家博物馆来体现。”努维尔在接受采访时说。

  1.5公里长的展馆带领访客步入一场旅途,11个展厅通过三个主题——“起源”“生活在卡塔尔”以及“卡塔尔当代史”——依次讲述了关于卡塔尔地质和野生动物的自然史、考古发现、文化传统和珍珠捕捞以及让卡塔尔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石油和天然气重大发现。

  在19世纪50年代,珍珠和捕鱼产业对这个国家至关重要。记者在参观的过程中,听博物馆的引导员讲述卡塔尔的历史。记者看到了手工纸的单桅帆船,以及引导员再三推荐的19世纪镶了150万颗海湾珍珠的地毯。原来这是卡塔尔最伟大的国宝之一,完成于1865年。除了150万颗珍珠,还镶了祖母绿、钻石和蓝宝石。远远望去,地毯的白色部分像是布织的,但仔细看去,却是非常微小颗粒的珍珠一粒一粒组成,所耗费的功夫可见一斑。

  在那个还没发现石油和天然气的时代,天然珍珠采集是这个国家的唯一收入来源。珍珠贸易也成为卡塔尔艰辛而又壮丽的历史。引导员不无遗憾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当时的国际形势,如1918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29年开始的席卷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危机以及日本著名珍珠公司御木本开始大量生产人工养殖珍珠,令海湾地区的珍珠捕捞业走向终结。

  借世界杯东风

  也许一个国家博物馆的开放并不是那么引人注意,然而当它在特别的时机被赋予展示这个国家历史与风貌的任务时,人们就不能不予以格外的关注。

  中东各国正在通过建设新地标式建筑来证明自己对现代社会的拥抱态度,如阿布扎比的卢浮宫分馆和迪拜的帆船酒店。《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就提到,这些海湾国家有着相同的贝都因(阿拉伯人的一支)血统,有着相同的宗教信仰及相同的食物,但为了有各自特色的身份认同相互竞争。借着2022年举办世界杯的东风,卡塔尔更不能错过这股浪潮。

  通过和多个当地人聊天,记者发现其实去过新的国家博物馆的本地人并不多。一名在外交部工作的年轻人告诉记者,这里的年轻人喜欢车,对博物馆不是那么感兴趣,但对于2022年将要来到这个国家观看世界杯的游客来说,国家博物馆是一个休闲的、同时能帮助了解卡塔尔历史的好去处。

  记者在多哈街头看到,一些路灯杆上张贴着新博物馆的宣传画。一位巴基斯坦裔的司机告诉记者,新博物馆就坐落在高速路边,游客们见到这座外形奇特的建筑,总会问:“这是什么?”

  在多哈读大学的Tayyab Ahmed告诉记者,他很理解政府为了宣传卡塔尔这个国家所做出的努力,但他更希望看到政府帮助移民获得归属感。

58热点网(https://www.58redian.com)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58热点网观点。
责任编辑: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