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电器“易主”高瓴资本 董明珠赢了吗?

10月28日晚上8点多,家电产业观察人士洪仕斌发了一条朋友圈:“格力电器(000651.SZ)股权受让方结果出来了,这是以董明珠为首的经管团队的胜利!”

此时距离格力电器公告股权最终意向受让方名单,仅过去半个小时左右。

自今年4月初格力电器公告控股股东格力集团拟转让公司15%的股权以来(当时格力集团持有格力电器18.22%的股权),太多人在关注着这场交易的动态。

这场交易有足够多的吸睛点:不仅股权交易额高达 400多亿元、关涉明星企业格力电器和明星企业家董明珠,更重要的是:这家A股家电巨擘、珠海特区开发的标志性企业的控股权,将从国有的珠海格力集团易手。

珠海卖掉格力

“突然”“意外”,是很多人刚听到格力集团将出售格力电器股权时的感受。

格力电器注册成立于1989年12月,原始股本由两部分组成:一是珠海经济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作为发起人,以旗下3家公司的净资产和对其债权折价成的780万股,二是向社会及内部员工公开募得的420万股。1992年,珠海经济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将其持有的格力电器股份全部转让给珠海国资委百分之百持股的格力集团,格力集团正式成为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成立至今,格力电器纳税超1200亿元。

27年来,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共同经历了上市、问鼎国内空调老大宝座、开拓多元化业务,尽管因商标问题闹过“父与子”之争,董明珠也抱怨过格力电器差点被珠海市政府低价贱卖,但此前一直没动摇过双方之间的控股与被控股关系。而今,格力集团(乃至背后的珠海国资委、珠海市政府)却突然放弃格力电器这一优质且颇富象征性意义的巨头的控股权。

不管外界如何反应,股权出售的计划一步步推进:5月14日,格力集团称,拟召开投资者见面会,接洽有意向接下格力电器股权的投资方;5月22日,投资者见面会如期举行,25家机构参与;8月12日,格力集团公开征集股权意向受让方方案出炉,对意向受让方提出多项要求;9月2日,意向受让方名单公布,有高瓴资本背景的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明骏”)对阵有厚朴投资背景的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格物厚德投资”)与GenesisFi-nancialInvestmentCompanyLimited组成的联合体;10月28日,最终意向受让方名单揭晓,珠海明骏胜出。

如果本次格力电器15%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加上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此前就持有的格力电器0.72%的股权,高瓴资本将共计持有格力电器15.72%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控股股东。而代表珠海国资的格力集团在格力电器将仅余3.22%的股权,但预计还是能在格力电器董事会占有一个席位。

历时超过半年,进行到今天这一步,这场交易基本尘埃落定。回首过往,格力集团突然放弃格力电器的控股权、两家知名投资机构争夺最终意向受让方资格,这些细节都将烙在格力电器发展史上;一旦易主交易彻底完成,格力电器将进入高瓴时代。

为何出让国有控股权

格力集团从没有在媒体前解释过放弃格力电器控股权的原因,但在5月22日的投资者见面会上,则触及过这个问题。

格力电器5月22日的投资者关系记录表中写道:“格力电器混改的意义,不仅仅是通过公开征集战略投资者为格力电器引入有效战略资源,进一步激发格力电器的活力和内生动力。通过国有资本的不断投入和退出,引进和培育现代新兴企业,可推动珠海市制造业提质升级,更向社会发出珠海市场化改革强音,宣告珠海‘二次创业’的决心和信心。”翻译成白话意思是:国有股权退出,格力电器才有机会引入新战略股东;国有资本完成了培育企业的使命,退出很正常;珠海市要加大市场化改革力度。

4月10日,在格力集团对外宣布拟转让格力电器15%股权后,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访格力集团时看到,格力集团主楼大门上挂着一条鲜红的横幅,上面写着“实施‘1+4’战略,坚持高质量发展,谱写‘二次创业’新篇章”。格力集团在求新。在这种氛围下,打破与格力电器的关系,或许并不难理解。

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格力集团放弃格力电器控股权,或许与董明珠再次坐上格力电器董事长位置有关。格力集团董事长周乐伟,2016年上任,外界曾一度猜测,珠海市政府希望周乐伟接任格力电器董事长,但董明珠和其他股东没给他机会,也意味着格力集团难以加强对格力电器的控制。与其如此,不如在保留一个董事席位的情况下,将对格力电器的股权变现,拿去支持集团旗下其他产业的发展。

除了制造业,格力集团旗下还有金融投资、建筑投资、建筑安装和海岛旅游。

400亿元的现金,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公告拟转让格力电器控股权后,格力集团在A股上频频表现出对长园集团的兴趣。

5月29日,长园集团公告,格力集团全资子公司珠海格力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金投”)新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3.56%。而格力集团另一家全资子公司珠海保税区金诺信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诺信”),早在2018年9月时,就跻身长园集团的前十大股东之一,占股1.4%。至此,格力集团两家全资子公司合起来对长园集团的持股比例达到4.96%。

10月30日,距离公告格力电器股权最终意向受让方名单仅过去2天,长园集团公告,格力金投在8月到10月期间增持了公司5%的股权,目前格力集团的两家全资子公司对长园集团的持股比例达到10%,成为长园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长园集团是一家涉足电网设备、智能工厂设备和与电动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的公司。

高瓴何以PK掉厚朴

厚朴投资在该场股权竞争中出局,让不少人感到意外。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厚朴投资早于高瓴资本向格力电器和格力集团示好,显得颇有自信;二是,厚朴投资的创始人方风雷操盘过多起重量级国企混改案例,外界看来,厚朴投资擅长与政府打交道,赢得珠海市政府青睐应该不是难事。

厚朴投资成立于2007年,2009年因入股蒙牛而声名鹊起。当时厚朴投资联合中粮集团成立一家新公司,并成为蒙牛的第一大股东。3年后,厚朴从蒙牛退出。

家电产业观察人士洪仕斌则推测,厚朴的败局,除了从自身找原因——例如对格力电器的助力不及高瓴,或许也跟格力管理层有关。“格力集团在公告里明确提出,要意向受让方拿出方案稳定管理层,说明现任管理层还是有能量和话语权的。”洪仕斌认为,厚朴对被投公司的管理风格会比高瓴强势,因此高瓴的胜出,也是格力电器经营管理团队的胜利。

高瓴资本成立于2005年,一级二级市场均有涉足,创始人张磊多次强调长期价值投资,较为知名的投资案例包括:投资TMT领域的京东、腾讯、滴滴,生物医药行业的药明康德、信达生物、君实生物。

高瓴资本在家电行业过往的投资案例也颇多,在二级市场,曾经持有美的、海尔、老板电器、苏泊尔等上市公司的股票。根据美的2019年半年报,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持有美的集团0.89%股权,位列前十名股东的第8位。

不过,10月30日晚间美的集团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已退出美的集团前十大股东。因为在稍早前,格力集团公开征集格力电器股权意向受让方方案时即明确要求,受让方要承诺避免与格力电器同业竞争、不得有与格力电器有竞争关系的投资行为。

值得指出的是,高瓴资本刚给自己的投资案例加上亮眼的一笔——完成百丽国际的私有化退市和对其进行数字化改造。

格力电器的现状,比百丽国际2017年私有化退市时的状态好得多,但两者又有相似之处。格力电器是空调老大,百丽国际号称“一代鞋王”,两个品牌都有知名度却又有点老气。

格力电器与百丽国际都有覆盖广泛的线下门店,格力电器官网显示,格力专卖店超过3万家,退市前百丽国际自营门店超过2万家。但线下门店效率有待提升,电商也冲击着线下渠道。而格力电器的电商渠道并不强劲,空调单品的线上销量和销售额均落后于小品牌奥克斯。

百丽国际私有化退市前,净利润持续下滑,管理层承担着巨大压力:不光面临着实体零售业受冲击的外部压力,还有自身的渠道战略调整不到位、新型营销方式缺失和品牌形象老化问题,转型迫在眉睫。

2017年7月,百丽国际正式私有化退市。私有化后,高瓴资本持股57.6%,鼎晖投资持股11.9%,参与私有化财团的公司管理层持股30.5%。

张磊曾撰文介绍,高瓴资本成为百丽国际股东后,主要协助其建构线上线下全渠道,梳理供应链,重塑线下门店和用数据化工具赋能基层员工。

据百丽国际高管介绍,2018年双11期间,百丽国际有1.2万家门店参与线上销售,打通了线上线下,销售额突破9.68亿元,天猫时尚鞋靴行业前10名中,百丽旗下品牌占据5席,集团整体运动业务线上销售同比增加110%。

10月初,百丽国际控股的运动鞋服零售商滔博(6110.HK)在港股上市。滔博2019年8月31日止的6个月经营数据显示,收入达人民币169亿元,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达人民币14.7亿元。

百丽国际案例在前,如果高瓴能活化格力电器专卖店,赋能格力电器的销售能力,当得上为格力电器注入新血液。

董明珠还会持更多的股吗

在格力电器股份最终意向受让方名单出来前,格力电器有一则相当受关注的新闻:10月9日,董明珠、黄辉、望靖东、谭建明、庄培等格力电器管理层,合资成立了珠海格臻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格臻”)。

有猜测称,珠海格臻虽然不能参与格力集团公开征集格力电器股份受让方的招标,但不代表后续不会跟珠海明骏有交易,珠海格臻或许将参与到格力电器的混改,代表管理层的利益。

这一猜测还未得到证实,经济观察报记者曾向董明珠求证,也未得到回应。

也有不认可珠海格臻与格力电器混改存在联系的猜测:“有可能是董明珠在为自己的未来铺路,高管们看在董明珠的面上入股。”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称,如果真的代表管理层利益,65岁高龄的董明珠不会再在董事长的岗位上任职太长时间,这种情况下,董明珠对珠海格臻的持股权达到95.2%,其他众多高管持股比例不到5%,不是很合逻辑。

目前,董明珠持有格力电器0.74%的股份,是第七大股东。但持有格力电器8.91%股份的第三大股东河北京海,在投票中一贯追随董明珠。

高瓴资本能给格力电器带来哪些改变,更是有待时间的检验。刘步尘分析,格力电器如今最亟需改善的三个方面是: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和提升多元化、国际化程度。

刘步尘解释,董明珠与格力电器深度绑定且有“一言堂”的意味,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解决的是格力电器可持续性发展问题;格力电器从2012年董明珠担任董事长以来,一直在试水多元化,但直到2019年上半年,空调单品的营收依然占到总营收的八成左右,说明多元化遇瓶颈;格力电器外销占比不到20%,在三大白电巨头(指格力、美的和海尔)里,国际营收的贡献率最低。做好多元化和国际化,解决的是格力电器发展空间的问题。

刘步尘认为,高瓴资本的入主,或许是格力电器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的重要契机——高龄资本肯定要行使大股东的权利。但他对高瓴资本是否能很好地帮助格力电器提高多元化和国际化存疑。

刘步尘分析,格力电器的多元化推进艰难,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进入小家电、冰箱、手机、厨电等行业晚,没有先发优势就是后发劣势;二是除空调外,其他产品的产品力并不非常突出;三是消费者对格力品牌认知的习惯导致不太认可其他产品——其他公司也遭遇同样的问题,例如海尔的彩电一直难有起色,跟消费者认为海尔是白电巨头不擅长做黑电产品不无关系。

刘步尘认为,格力电器要想突围,最关键的还是产品力,牵线搭桥格力与科技企业的合作高瓴能做,但高瓴不能在技术、研发上给予直接的帮助。

洪仕斌也同样不看好高瓴资本对格力电器国际化的助力:“国际化要具备的条件太多,不是单纯给钱就可以了,高瓴资本的国际化基因本身就不强。”

2019年前三季度,格力电器总营收为1566.7亿元,增速5%。过去两年,格力电器营收增速超过30%。当下的格力电器,或许正是需要新战略资源的时候。李华清

58热点网(https://www.58redian.com)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58热点网观点。
责任编辑:

排行榜